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电商

点我达嘻哈小哥记录配送员生活的声音

来源: 作者: 2019-01-22 18:11:31

点我达嘻哈小哥:记录配送员生活的声音

刘均攀三个多月前从四川老家来到扬州,让他这次成行的是朋友伏明洋的一个:“你不是最近没工作嘛,要不到扬州和我一起玩音乐呗,平时做做兼职,也能养活你自己了。”

于是,在一个并非烟花三月的时节,刘均攀到了扬州,并且安定了下来。刚到扬州的刘均攀,并不熟悉当地市场。在伏明洋的介绍下,注册培训后,他成了一名点我达的骑手,开始了做外卖小哥的生活。

此前,他在老家开了一个互联的工作室,但是订单并不稳定。而他对音乐的热爱,需要把一部分的时间投入在这里,因此也没法找一份固定上下班时间的工作。伏明洋打他那段期间,他正好赋闲在家。

他和伏明洋相识于上,那时候YY语音正火。刘均攀会经常在上面分享自己原创的一些说唱音乐,伏明洋正是那会儿认识了刘:“第一次听他说唱,就感觉他厉害,唱得并不比一些明星差。”说起两人相识过程,伏明洋也觉得是一种缘分,“那时候我刚好对说唱产生了兴趣,就和他聊起来了,相互切磋。就这样,成了朋友

点我达嘻哈小哥记录配送员生活的声音

。”

虽说是两个认识有七八年的朋友,但是除了有社交账号,见过照片,打打,刘均攀和伏明洋并没有真正见过面。

伏明洋是扬州当地人,家里经营一家户外用品专卖店。因为每次中午、傍晚客人不多,有一次中午,他点了份外卖,从外卖小哥口中得知可以兼职送外卖,每天赚得也不少。而且送外卖的高峰时段刚好是他店里客流量不多的时候,于是他注册了点我达的账号,开始在空闲之余跑单。他每天送单时间并不固定,但是一般都会在午高峰和晚高峰饭点送餐,店里空的时候就多送,店里忙的时候就少送会儿。

刘均攀到扬州后,也每天跟着伏明洋一起兼职跑单。因为跑单和一些点我达的老骑手混熟了。有一个点我达的老骑手会经常照顾这两个90后的小伙子,传授一些跑单心得。老骑手跑得多,规则和路况更熟悉,赚得也更多。

伏明洋和刘均攀在配送外卖

而他们俩则在空闲之余会带老骑手玩时髦的游戏,“我们有时候一起晚上‘吃鸡’,大吉大利,哈哈!”刘均攀说的“吃鸡”,是现在正流行的一款络游戏《绝地求生》。

在其他空余时段,刘均攀就经常跑到伏明洋家,因为他在扬州租房,没什么音乐设备,伏明洋家则有全套设备,供两人一起创作。断断续续的,两人一起创作了好几首曲子。

伏明洋和刘均攀在唱歌

在跑了3个月后,刘均攀和伏明洋一起商量,创作一首关于外卖小哥的歌。两人谁有灵感,就立马写下来告诉对方,最后再商量怎么处理。最终,《外卖你小哥》这首歌成型了。

“我们都是根据我们平时跑单的经历写的歌。像我们说唱的观潮路、运河路、施井路、广陵路、文昌路,这些都是扬州的路名。当地人一听就应该知道。”刘均攀说,“我刚玩说唱那会儿,这个音乐形式很小众。但是今年的一个综艺,《中国有嘻哈》不是热播了嘛,我挺高兴的,因为更多人能够了解说唱了,也认可它是一种音乐,而不是念词。”

正如两个人在各种唱的,“我虽然是个外卖小哥但我也玩嘻哈……”两个外卖配送员用音乐记录了真实生活的声音。

据点我达相关的负责人说,点我达平台上,有不少像这样的人在兼职送单。主要是时间比较自由,这样不同骑手可以根据自己情况调节送单的时间。像刘均攀,玩音乐,又要找份养活自己的工作,伏明洋,家里有店,又搞音乐,平时赚点零花钱。我们平台还有一些是全职妈妈,孩子上学了,出来跑单,放学了就接送孩子。还有一些是保安,在不值班的时候来跑几单。有些骑手是全天都跑,早上送鲜花和蛋糕,中午、晚上用餐高峰送外卖,下午就配送包裹。

“这一切主要得益于我们平台的配送品类全,有包括外卖、鲜花、生鲜、商超、蛋糕、末端快递、美妆、服饰等品类。同时,我们的智能派单已经实现了运力共享,配送员经过培训,考核,配备了响应的配送工具,身上有不同的配送标签,系统会自动将订单派给周围这些最合适的骑手配送。”该负责人表示。

据报道,目前点我达有注册骑手200多万,日均订单已经突破300万单,为80多万商家和6000多万终端用户提供配送服务,是国内最大的即时物流平台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