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智能

膜法世家每年4个多亿的利润该怎么完成

来源: 作者: 2018-10-27 20:20:16

膜法世家每年4个多亿的利润该怎么完成?

2018年刚刚过去了19天,有人还在总结过去,有人正在规划未来。而一个年轻人,却坐在了“赌桌上”,准备“梭哈”。

知名淘品牌膜法世家以56亿元天价被中路股份收购的消息刚一发布,就在行业内引起了热烈的讨论。一方面

膜法世家每年4个多亿的利润该怎么完成

,如此高的价格,让人难以置信,另一方面,要求2018年到2020年,连续三年时间分别不低于4亿元、4.88亿元和5.9536亿元净利润的对赌协议,更是让业内人士为上海悦目创始人黄晓东捏了把汗,戏称这场对赌是2018年中国日化行业开年第一豪赌。

为什么不寻求IPO?

同样是以线上通路为主渠道的面膜品牌,且规模都在年回款10亿元左右,御泥坊和膜法世家常常被作为对比对象。

当膜法世家被上市公司中路股份(600818)收购的消息放出之后,很多人疑惑,膜法世家为什么不选择像御泥坊一样,选择IPO?

谋求IPO是近年化妆品企业的大热门。以拉芳家化为例,成功登陆A股之后,市值一路飙升,最高时,市值破百亿。在经过了资本市场的几轮起落之后,目前拉芳家化的市值稳定在50亿元左右。而珀莱雅的市值则接近60亿元。

这样看来,上市对于膜法世家来说应该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按照膜法世家目前10亿元左右的年回款,在规模上,与拉芳家化差不多。如果膜法世家成功上市,市值稳定在40亿元到50亿元之间的可能性很大。很显然,此次中路股份开出56亿元的高价,也是参考了已经上市的几家日化公司市值后的结果。

对此疑问,膜法世家创始人黄晓东以在敏感期,不方便多说为由,没有透露具体原因。

《化妆品财经》又咨询了熟稔资本与IPO市场的香港灼识咨询联合创始人楼自昂。楼自昂表示,IPO过程很漫长,能否通过都要听从监管,不确定性很高。

公开资料显示,拉芳家化、珀莱雅等已经成功登陆A股的公司,为上市所做的准备都在5年以上。而准备多年的丸美等优质公司,则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,还未能如愿以偿。

也有业内人士猜测,膜法世家很可能此前,并没有做好上市的准备工作。也有可能,做了一些上市的准备工作,但是后来改变了主意。

“此次售卖,膜法世家的买家——中路股份是一家A股上市公司,膜法世家创始人将公司卖给中路股份,拿到了一部分现金,还有一部分股份转成了上市公司中路股份的股票,其实也就相当于变相上市了,从这个角度来说可能比膜法世家单独IPO要好。”楼自昂说。

现在卖,正是时候?

“现在卖正合适,进口面膜大量涌进,谁知道之后的竞争格局会是怎样?而且淘品牌竞争压力越来越大,”这是身边一位同行听闻收购消息时的第一评论。

事实上,就在2017年双十一期间,黄晓东也曾在接受《化妆品财经》面访时表示,面膜市场,如今是可谓是“内外”夹击。

首先,国际大牌线上分流严重,这对于以线上销售为主的淘品牌来说,影响不言而喻。以双十一为例,根据天猫发布的数据,天猫2017双十一排名前10的美妆类品牌,外资品牌占据7席,而在2016年的双十一前10排行榜中,外资品牌仅占5个。

其次,除了国际大牌线上的“大举发力”,不少国产品牌也开始重点“关注”面膜品类。《化妆品财经》发现,除了新生代“主攻”面膜的品牌一叶子,就在近两年,百雀羚也推出了“小雀幸”、自然堂凭借TFBOY捧红了“喜马拉雅”补水系列、珀莱雅重点推介了“深海水养”系列等。

同时,随着进口关税的下调等,外来面膜品牌对于本土市场的冲击也将愈发明显。而一波以JAYJUN为代表的在外国收购或创立之后又回流国内的面膜品牌,力量同样不容小觑。

就此,有业内人士直言:“上线下,国内国外,多重挤压,充分竞争之下,膜法世家如果不找个‘靠山’,未来会如何,很难说”。

2017年,可以说是膜法世家最好的时间。从《化妆品财经》拿到的数据看,全年上的销售力压御泥坊,可以说已经是线上销售最高的面膜品牌。同时,根据膜法世家公布的数据,2017年前十个月7亿多的销售额,居然创造了惊人的2.2亿元净利润。在双十一天猫旗舰店取得破亿成绩下,有接近膜法世家的人透露,2017年的销售业绩应该至少在12亿元以上。

选择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卖掉,显然有利于估值。而中路股份56亿元的开价,也刷新了欧莱雅当年收购美即的纪录。换句话说,如果膜法世家此前没有做好上市的准备,在这个时间点上,选择卖个好价钱,从做生意的角度,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不过,凡事有利有弊。“弊端就是估值的不确定性。”楼自昂告诉。他详解道:“因为一部分收购是通过换股,如果未来股价下跌,估值等于降低了。其次,膜法世家卖给中路股份之后,面膜业务将只是上市公司的多个业务之一,就算未来市场表现很好,但如果上市公司的其它业务表现不好,也可能会造成公司整体业绩不佳,从而导致股价下跌。而且最终的管理权已经属于上市公司大股东”。

黄晓东为什么会看上“卖自行车”的?

2005年,黄晓东从北京带着仅有的50万元存款,和妻子以及两个朋友南下广州创业。和芳草集、御泥坊等早已成名的淘品牌相比,膜法世家可以算是后起之秀,但是势头很猛。黄晓东为人温文尔雅,接触过他的行业人士,对他个人评价颇高。

当膜法世家被中路股份收购的消息被爆出来之后,很多媒体用“卖自行车”的来形容中路股份。一方面是因为对于化妆品行业人士来说,中路股份的资产中除了永久牌自行车,其它的知名度并不高。另一方面,也是对黄晓东会选择中路股份作为投靠对象的一种诧异。

不过,据《化妆品财经》了解,中路股份实际上是中路集团将上海永久股份有限公司收购之后,更名而来。实际控制人陈荣并不是一个造自行车的高手,最擅长的其实是资本运作,手里握有近200家公司的股权,其中有20多家已经上市,投资范围涉及地产、互联、新能源等多个领域,过去通过股权投资获利颇丰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膜法世家创始人黄晓东和中路股份实际控制人陈荣之间,早有交集。2013年,陈荣就曾以个人名义,投资2500万元给膜法世家,并持有上海悦目化妆品有限公司25%的股权。

很显然,黄晓东选择把膜法世家卖给老熟人中路股份,在谈判等很多细节上,应该能得到一些便利。另外,和卖给外资品牌比较起来,卖给中路股份,不容易引起外界舆论的指责。

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,如果黄晓东选择跟外资企业谈这笔交易,有美即面膜的失败案例在先,不一定有这么高的价钱。坊间传闻,同样是国内某知名的线上药妆品牌,几年前开始跟欧莱雅接触,希望能让对方收购,但是几轮接触下来,价格反而越谈越低。

除此之外,黄晓东和陈荣,一个是资本高手,一个是实业好手,双方如果互动起来,在资本市场上可能掀起的风浪,也是不容小觑的。

如果上海悦目能够完成对赌协议中的利润目标,也就是上海悦目2018、2019、2020三年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不低于4亿元、4.88亿元和5.9536亿元,上海悦目的整体销售规模将超过30亿元,再加上中路股份原有的业务,两块并到一起,其整体规模和利润率将不输给上海家化,而目前,上海家化的市值是200亿元以上,而中路股份的市值是70多亿元。这中间,可能的上涨空间,已经十分诱人。

当然,所有的前提是,上海悦目能完成对赌协议约束的利润。但是对赌协议对利润的要求,在业内人士看来,已经相当高,黄晓东该如何完成?

如此高的利润目标,上海悦目该如何完成?

56亿元的开价很诱人,但要落袋为安却并非易事。

广西桂林惠之林化妆品有限公司董事长蒙裕平在看到相关之后表示“面膜这个品类已经进入红海竞争时期,要实现这个对赌协议不轻松”。

上美全球CEO吕义雄更是直接计算出“要实现这个对赌,第三年大约要实现30亿元的销售……,我认为压力比较大。有压力,期待动力更足”。

上海悦目和黄晓东所面临的经营压力,通过对比御泥坊和其他已经上市的化妆品公司,就可见一斑。

根据御泥坊公布的招股说明书,2014年到2016年,公司营业收入分别约为4.32亿元、7.7亿元和11.7亿元,净利润分别约3656万元、5299万元和7259万元。

而在其他已经公布了财报的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中,除了丸美等主营中高端产品的公司,净利润率可以达到接近20%,珀莱雅、拉芳、上海家化等以大众产品为主的公司,平均净利润率均在10%左右。

尽管根据上海悦目公布的财务数据显示:2017年,前10个月的净利润达到了惊人的2.2亿元。但其2015年和2016年,综合下来净利润率也未超过20%。

即使上海悦目能维持平均20%的高净利润率,这意味着,2018年,上海悦目要实现4亿元的净利润,其总营收至少需要达到20亿元以上。相当于在2017年的基础上实现100%的增长,并且持续增长到2020年,突破30亿元的销售规模。

这在当下的化妆品市场竞争中,其压力不言而喻。

不过也有人认为,不能让眼前的压力限制了对未来的想象力。

本次交易完成后,黄晓东将拿到首批款10亿元现金,利用这10亿现金,其实可以做的事情还是很多的。比如膜法世家此前一直在布局的单品牌店和无人售货机,都是目前资本市场和行业内的大热门,有了10亿元资金助力,这两个项目仍然有想象空间。

另外,对赌协议约束的对象是上海悦目公司,而悦目公司除了经营膜法世家品牌,还可以经营其他相关联的业务,比如代理。御泥坊品牌的母公司御家汇2017年就代理了日本知名药妆品牌城野医生的线上销售。如果上海悦目找到合适的品牌,利用在电商领域的成熟经验,实现短期内的爆发,不是没有可能。

但是,世事无绝对,如果完不成对赌协议,黄晓东会上天台吗?

楼自昂告诉《化妆品财经》,这种对赌协议承诺的目标如果实现不了,那么被收购的公司将会面临两种情况:第一种就是之后的股份将不会进行收购,因为一般情况下,收购会分成几次进行;第二种,将会调整价格,通常是以更低的价格完成后续的收购。“一般而言,将会是这两种方式,但也看具体情况。而个中的细节,公告并没予以披露。”楼自昂表示。

究竟,黄晓东和中路股份之间这场2018年开年第一豪赌会有什么样的结局和变数呢?

相关推荐